周立波持枪藏毒案 到底谁在做伪证?警察还原案发现场 唐爽惊慌失措 ...

周立波持枪藏毒案 到底谁在做伪证?警察还原案发现场 唐爽惊慌失措 ...

周立波非法持枪和毒品一案23日,再次开庭,开庭目的是为了发现当日警察拦车并搜查是否合法——如果不合法,则由非法拦车搜查发现的枪械和毒品都不能成为呈堂证供,那么周立波的罪名很可能就被撤销。

当天,周立波与妻子身着同样图案与款式的“情侣装”出庭,两人未对案子发表任何评论。

23日在长岛纳苏郡刑事法庭举行审前听证会。该案执法警察出庭作证,指出周开车使用手机,警拦截后从车上搜到枪枝与疑似毒品的结晶颗粒;辩护律师则表示当时周没有打电话,警方毫无根据拦检。

警察利特列罗出庭作证。

执法警察利特瑞罗(Anthony Litterello)出庭作证指出,他与搭档纽包尔(William Neubauer) 在1月18日当晚驻在蝗虫谷高中(Locust Valley High School)附近, 在Bayville大道看到一辆黑色奔驰车的驾驶拿着手机,“萤光幕亮着,驾驶好像是在看着萤幕”。他驾驶着警车,尾随在后,还发现车子在两车道蛇行,不到五分钟后亮起警灯要求驾驶在Bayville路靠边停。

利特瑞罗指出,搭档纽包尔在车外查看驾驶周立波的驾照,他则是拿手电筒盯着副驾驶座的唐爽,忽然注意到车后座有枪套,由于周似乎听不懂英文,他便转询问唐说,“那是不是有枪?”,而唐当时惊惶失措,表示完全不知情。利特瑞罗与搭档立即要求两人下车,两人也配合执法,接受搜身,并听从警方指示坐到路旁。

刘律师拿到的庭审的一手资料,发现警察的证词与周立波的证词完全矛盾——两人之中必定有一人在说谎,根据纽约州刑法210条规定,在法庭上宣示后故意做伪证的,构成一级伪证,判处D级重罪,最高可处7年监禁并罚款5千美金。

警察利特列罗出庭作证

一、是否开车拿着手机?

周立波被警察拦车,被曝是由于其开车使用电话,违反了美国交通法,进而被拦下搜查,发现了枪支和毒品。

1.警察证词:

当时有两名警察于警车内,观察来往车辆是否存在违规行为。周立波的车从警车旁的行车道经过,距离很近,仅仅是“arm’s length”,警察清楚看到他将手机握在手中看着手机屏幕。因为不确定他是否正在讲电话或使用其他功能,因此警察心存怀疑,启动跟车。

2.周立波证词:

周立波的律师在动议中称,周立波否认当时握着手机,更没有在使用手机讲电话或发信息,并且被警察截停时,周立波的车速没有超过路边标识的限速:

As set forth in the Defendant’s affidavit, Mr. Libo denies that he was holding his telephone or using it in violation of V.T.L. §1225-C-2A at the time of the stop. Moreover, at the time of stop, Mr. Libo avers that he was operating his vehicle at or below the posted speed limit.

(正如被告证词所言,周立波先生被截停时没有手持他的电话,也没有违反车辆交通法规使用手机。同时,在截停时,周立波先生确定自己没有超过标示的车速超速驾驶车辆。)

周立波自己在证词中也说明:“在被拦下之前,我开车时没有拿着手机或任何其他电子用品。”

二、是否蛇形开车?

1.警察证词:

警察在庭上作证,表示在跟车将近半英里的期间内,看到周立波在几条行车道中时快时慢地开车,这让警察的怀疑加重,因此截停车辆。

2.周立波证词:

周立波一直否认自己违规驾车,包括在最新的微博中也否认自己蛇形开车。并在证词中表示:“我在驾驶限速内行驶并遵循相应的交通法规。”

三、是否同意警察搜车搜包?

根据提交法庭的由检察官签的字文件,用以说明当时搜查现场的情况。

1.警察证词:

警察在庭上作证,拦截周立波车辆后,首先要求周立波出示其驾照和车辆注册文件。但是周立波听不懂英文,其车上另外一位乘客唐爽(麻省理工博士,大学教授)帮助他进行了翻译,随后周立波将驾照和车辆文件交给警察看。

在查看驾照期间,警察发现了车内有枪套,询问是否可以搜身并搜车,唐爽帮助翻译后,周立波说了“yes”并点头。警察简单搜查两人身体确认没有随身携带枪支,之后开始搜车,发现车内有一个黑色背包,随即再次询问是否可以搜查这个背包,周立波再次点头说了“yes”,于是,在背包内发现了枪支与管制药物。

2.周立波证词:

周立波的律师在动议中称,由于周立波不懂英文,所以在警察提问是否可以搜身搜车时,周立波是无法给出回答的,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警察想干什么:

the defendant was incapable of providing meaningful consent due to a language barrier.

(由于语言障碍,被告无法提供真实意思表示的同意)。

Accordingly, because there is a contested issue of fact as to whether the Defendant actually provided consent to search his vehicle and the backpack therein, thisCourt should order a hearing pursuant to Mapp v. Ohio, 367 U.S. 643(1972) in order to determine whether the fruits of such search must be suppressed.

(因此,由于被告是否实际真实同意搜查其车辆和背包存在争议,法院应当就此进行听证,来确定这样搜查所得的结果是否必须被排除。)

但是警察作证时强调了,当时与周立波同行的副驾驶乘客帮助了翻译。因此周立波一定知道警察要搜车并且也明确同意警察搜车——警察在庭上的证词说他们“verbally yes”,即他们使用口语说了“yes”。

23日下午开庭时,周立波律师表示还有一名重要证人今日无法到庭作证,要求延期审理,法官同意,将此案延庭至美国3月27日下周二继续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