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左)槟城动物福利协会创办人芭芭拉因连日来应对“杀狗令”的折腾,在讲座上不支晕眩倒地。(右)芭芭拉在苏醒后,第一件事就是跪在地上求槟州政府停止再滥杀无辜野狗。
(左)槟城动物福利协会创办人芭芭拉因连日来应对“杀狗令”的折腾,在讲座上不支晕眩倒地。(右)芭芭拉在苏醒后,第一件事就是跪在地上求槟州政府停止再滥杀无辜野狗。

(槟城21日讯)槟城动物福利协会创办人芭芭拉在槟州政府17日颁布全面捕杀流浪狗的行政令后,连日来到处奔波通过各管道力促州政府收回成命,今日更在“停止捕杀,开始预防”讲座会上突然晕倒,她在旁人扶起后,挣开眼第一件事就是跪在地上求槟州政府停止再滥杀无辜的流浪狗。

芭芭拉来自德国在槟城居留已经有10年,她说她对槟城的归属感与她对动物的爱护之情一样深厚。“为了保护狗只和槟城,我甚至愿意付出自己的性命。”

她是在讲座将近结束前,突然在座椅上晕迷倒地。询及晕眩的原因,她说明,自从槟州政府下“杀狗令”后,她数天来只睡了6个小时,从早到晚疲于奔命参与多个会议,寻求以最好方式处理疯狗症。

“停止捕杀,开始预防”(Stop Killing Start Vaccinating)是爱护动物组织联盟举办的讲座,主办当局说从无证据显示杀狗可以终止疯狗症,大量捕杀狗只反而会令疯狗症蔓延更广及失去控制,这可从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报告中得知。

林丽莲:野狗也可注射疫苗

- Advertisement -

该组织发言人林丽莲引证峇厘岛2008年的疯狗症先例指出,峇厘岛的疯狗症是从2宗病例开始,他们当时同样非常紧张,进行大量捕杀,但疯狗症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大量蔓延,到2010年时每一个星期几乎都有10人感染疯狗症死去。于是,峇厘岛当局决定接受国际组织提供的支援,为当地所有野狗注射疫苗,1年多后,终成功在2012年让疯狗症案例减至“零”。

她继而指出,疫苗不仅可以用在家狗身上,同样可以用在野狗身上。而大量为野狗注射疫苗,将会形成一面“疫苗墙”,不但可以保护狗只,更可以保护人类。

“狗只属于群居动物,一旦少数没有抗体的野狗感染疯狗症,它会去咬靠近的同伴,这时如果其它野狗已被注射疫苗,那么疯狗症将不会传播,而病狗不久将会死去。反之,如果野狗被杀得所剩无几,那么有疯狗症的狗只攻击人类的几率就更大了。”

绝不可能杀尽野狗 其他动物也会感染

林丽莲说,我们绝对不可能100%捕杀野狗,狗只会因为捕杀行动而逃跑,如此一来,疯狗症将会扩大到其它地区。

何况,会感染疯狗症的还有猫、猴子等等动物。而且,既便捕杀能短暂赶走疯狗症,但这将会卷土重来,就如同今次一样,是否到时候又将再迎来另一次屠杀呢?

她指出,他们赞同让感染疯狗症的狗只安乐死,以及隔离观察健康的狗只。他们反对的只是,不分青红皂白滥加屠杀野狗。

她也希望,槟州政府能够协助非政府组织,更广泛的教育,公众对于疯狗症的知识。这才是预防疯狗症最好的方式。

国际兽医服务组织免费打疫苗

另一方面,国际兽医服务组织(WVS)拥有足够的疫苗,并已准备好前来槟城免费为野狗进行疫苗注射,WVS人员可在10月底抵达槟城,如今只等待槟州政府亮起通行绿灯。

- Advertisement -

岑爱玲盼槟城包容其他生命

此外,SOS的创办人岑爱玲说,他们其实很感谢槟州首长为槟城带来的许多改变,这包括在大马领头成为第一个无塑料袋城市、无烟城,“我们希望槟城也可以成为国内第一个能够关怀包容其它生命的爱心城市。”

主讲人包括了瓦妮塔、达维尔登、来自浪浪之家的林湘媚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