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槟城12日讯)时事评论人

迦玛
迦玛

认为,行动党考虑在槟州举行闪电大选的最大因素,除了要让选民对林冠英的支持度进行公投外,这也是为“后林冠英时代”做好安排,就如“加影行动”。

为后林冠英时代做好安排

“如果行动党在闪电州选中取得胜利,就会以这种方式证明林冠英没有罪;如果他最终被定罪,就显然是政治迫害。同时,这是为‘后林冠英时代’做一些人事的安排。”

谈及“后林冠英时代”,他说林冠英的行动党秘书长任期即将届满,二是林冠英可能像安华的情况一样,被判入狱。他认为,行动党会通过州选,把可能接手槟州首席部长的人选安排在州议席中,他形容这是“槟城版加影行动”。

- Advertisement -

他也说,就行动党而言,很多槟州子民特别是华裔仍力挺林冠英,闪电州选将不至于令行动党失去整个槟城州执政权。不过,一旦林冠英被判刑后,一些人可能会开始动摇。“对于行动党而言,一定要选择一个最有利的方式进行反击,这不只是谁输,谁赢,还涉及道德问题。”

拉玛沙米:2选择处讨论阶段

周一槟州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证实,行动党商议了2个选择,以回应首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被控后的政局。他坦诚其一选择是直接进行闪电州选,让民众就林冠英被控案件表态;另一个选择则是待下一届全国大选,即最迟2018年8月前与全国大选同步举行州选。

拉玛沙米也是行动党全国副秘书长兼槟副主席。他表示以上2项选择最终都会让选民判断,有关林冠英面控是否是政治迫害,以及选民是否还支持希联。惟,他称,这2项选择都只处在讨论的阶段,尚未在党中央会议和希联会议提出。

槟州是否举行闪电州选,引人关注。图为林冠英在被控贪污罪后,保释外出,在政治秘书黄汉伟(左起)、父亲林吉祥及槟州行动党主席曹观友的陪同下离开高庭。(档案照)
槟州是否举行闪电州选,引人关注。图为林冠英在被控贪污罪后,保释外出,在政治秘书黄汉伟(左起)、父亲林吉祥及槟州行动党主席曹观友的陪同下离开高庭。(档案照)

火箭槟首长及秘书长 人选分开可能性较大

迦玛指,如果行动党把槟州首席部长及行动党秘书长两个职权集中在一人身上,可从州选中看出端倪,谁将会是未来的首长人选。

“目前坊间盛传,一旦林冠英卸下民主行动党秘书长,行动党有3名可能的接棒人选,既现任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以及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陆兆福及潘俭伟并非槟州议员,刘镇东也已离开槟城到柔佛参选,如果他们3人当中,被安排在槟城的州选上阵,料将是内定的未来首长人选。”

然而,他认为,行动党把槟州首席部长及秘书长人选分开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林氏父子是极不愿意看到权力过于集中在某一个领袖身上。他也认为,槟州首长的接班人选,未必就是行动党槟州联委会主席曹观友,也有可能是其他人。

身为槟州首长的林冠英,也是行动党秘书长,行动党党章规定,秘书长一职只能担任3届。因此,自2004年担任秘书长的林冠英必须在2016年党选卸任。本届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将于今年的9月29日届满,至于该党是否会展延党选,有待即将召开的中委会会议进行讨论。

郑名烈:希联投石问路 策略需求转移焦点

- Advertisement -

另一名时事点评人郑名烈指出,闪电州选被视为策略需求,主要是转移焦点,也可能是希望联盟在处于挨打的时候所做出的投石问路。

他说,从现有的基本盘来看,行动党是具有一定的信心。槟城巫统胜选的议席集中在“边缘选区”(乡村地区),巫统在2008年大选斩获11席,但在2013年大选失守一席,只剩10席。马华的两个候选人甚至按柜金不保。他也提及,行动党的基本盘相当稳固,而马华及民政党更应思考铁票到底去了哪里?

询及伊斯兰党的影响时,他指上届大选在槟城竞选6席,只拿下一席,而且当时民联组成政府后,伊斯兰党也没有获得分配行政议员,因此伊斯兰党在槟城的影响力很小,比起雪兰莪州,伊斯兰党的课题在槟城不是一个重要的因素。